Archive for 五月, 2011

5月 26 2011

Spin doctor

Published by under 咬文嚼字

刚来英国的时候,在政治新闻中看到 spin doctor ,不明所以。只知道用 spine doctor 形容“脊医”的,不知道还有 spin doctor。后来常看到 spin 在政治新闻中单独使用,终于猜出这和新闻公关、控制新闻、影响舆论有关,比如当时布莱尔的新闻官 Alastair Campbell,就老被记者叫做 spin doctor,即使不能说是贬义,但至少不带敬意。但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叫。

上个星期天听 BBC Radio 4 的 15 By 15 节目,说的正是 spin。原来 spin doctor 还是源自美国。Spin 是来自棒球术语,投手可以通过投出旋转球(spin)来迷惑击球手。其实在板球(cricket)中,spin 也相当普遍,投球手根据专长,会分作“块球手”(fast bowler)和“转球手”(spin bowler)。移植到政治上,就是指新闻、政策出台前,先要经过一份包装变换,用以引导听众。Spin doctor 出现在政治新闻中,是在1980年代里根时期开始的,当时里根的新闻班子,就被记者们叫做 spin doctors。Spin 加上 doctor,更带有一点幕后操纵的感觉。

在英国 spin doctor 叫法的盛行则从布莱尔时期开始,最著名的 spin doctor 就是 Alastair Campbell了。在电影 The Queen 中,他就是那个在戴安娜刚刚身亡,就在为布莱尔准备讲话稿,在稿纸上写下了“people’s princess”的那个。当电影中的布莱尔对他的这种行为略表反感时,他还反唇相讥道:“难道你宁愿我什么都不做?”不过根据布莱尔自传,这个 people’s princesss 的说法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No responses yet

5月 22 2011

Anglo-EU Translation Guide

Published by under Lost in Translation

这些天网上流传着一份 Anglo-EU Translation Guide 用幽默的口吻,指点如何听英国人说话的“弦外之音”。其中有不少嘲笑英国人说话客气绕弯,但其实也是嘲笑欧洲人(想像对象是法国人)说话粗鲁傲慢。后来我在这个博客上看到分析这份对照表的由来,证实了我的猜测,英国人也写过文章教人理解法国人说话,比如“I will be clear”在英国人看来就是说“I will be rude”。

2011-05-22 anglo-eu translation guide

其实这份对照表中的不少表达方式,都是在比较客气、但又需要据理力争的场合,比如外交谈判等等,普通生活中没有这么极端。不过英国人说话讲究“低调”(understatement)是比较出名,我觉得这也是英语国家的习惯,但其它地方人没有英国人的习惯这么深。

说话“低调”误事的一个有名的例子发生在朝鲜战争中,雪马里战斗中(英国把这一仗称为Battle of the Imjin River),受到志愿军猛烈进攻的英军第29步兵旅旅长 Tom Brodie 向上司汇报说“情况有点糟”(a bit sticky),在英军系统中,这就是“情况危急”了,但是他的上司美军第1军理解成了“情况还行”,结果既没有对29旅实行增援,也没有下令撤退。Tom Brodie 不愿意在美军面前示弱,只能下令死守,造成格罗斯特团1营被围歼。

另一个“低调”的例子是 editor 这个词的用法。Editor 是指“编辑”,这没有太大歧义,但是在英国报刊中,“主编”也是 editor,而很少有人用 editor in chief 或 chief editor。所以说用 editor 就要很小心了。《卫报》出的《卫报写作规范第三版》(Guardian Style: Third Edition)作者 Amelia Hodsdon这么教我们:

如果你是主编,editor 前要加定冠词 the,比如 Alan Rusbridger is the editor of the Guardian,因为主编只有一个;

如果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编辑,editor 前要加不定冠词 an,比如 Amelia Hodsdon is an editor of the Guardian,因为你只是许多编辑中的一个。

4 responses so far

5月 18 2011

Daily Quote: A meeting of equals

Published by under Daily Quote,英语阅读

2011-05-18 Irish Examiner

英国女王访问爱尔兰,是英国国家元首100年来第一次访问爱尔兰,上次在1911年,爱尔兰还是大英帝国的属地,这次则是“两位国家元首的平等会晤”。爱尔兰报纸 Irish Examiner 的头版社评,就是以这一时刻为焦点:

“昨天下午12点47分,当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的爱尔兰总统宫贵宾留言簿上签下她的名字时,英国与爱尔兰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永久的改变。这是一个具有深远心理影响和象征意义的时刻:作为英国元首,在爱尔兰的土地上,她不过是爱尔兰总统的客人。这是两位具有同等地位、相互尊重的邻国之间元首的会晤。这是一个值得爱尔兰人骄傲的时刻。”

AT precisely 12.47 yesterday afternoon, the course of Anglo-Irish relations changed forever when Queen Elizabeth II signed the visitor’s book at Áras an Uachtaráin. It was a deeply psychological and symbolic moment, an acknowledgment by the British head of state that she was in Ireland as a visitor, a guest of the Irish head of state, President Mary McAleese. It was a meeting of equals, a coming together of the representatives of two neighbouring nations in mutual respect, a moment of which the peopel of Ireland can rightly be pround.

One response so far